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中心动态

民族地区"银发"社会工作的发展

媒体来源:老龄研究中心     点击量:2016-04-18

随着人口老龄化速度加快与老年人口规模逐渐扩大,国际社会对于老龄化问题高度重视。中国作为人口大国,同时也是老年人口大国,庞大的老年群体数量给我国经济社会发展造成了巨大的压力。人口老龄化是一个关系社会发展的全局性问题,涉及到社会经济、政治、家庭生活等多方面,如何应对严峻的老龄化形势成为当下创建和谐社会的重要方面。其中,解决民族地区的养老问题是一个攻坚难点亦是重点,少数民族地区大多戴着偏远、贫穷、革命老区的帽子,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环境、社会经济发展不平衡、人均收入较低、综合实力有限、社会保障体系不健全等多重原因,民族地区老年人受到地域、经济等多方面压力,相对于较为成熟的城市养老体系、社保发展体系来说,民族地区的老人在物质上和精神上都处于较贫困的状态,导致在面对养老问题上也是相对落后和迟滞。

  我国传统的养老方式以居家养老为主,"养儿防老"的观念根深蒂固,老年人认为在家里度过晚年生活就是不变的规矩。但现实情况是绝大多数的子女面临着上有老下有小的艰难困境,工作繁重、压力较大,还要把仅剩的精力分给妻女和老人。在今年7月份,我有幸应聘为一家社工机构承包的湖北省民政厅"三区计划"的一名一线社工,在恩施市"老街坊"敬老院专职从事老年社会工作。俗话说"干一行就要爱一行",初次接触到老年社会工作谈不上爱这门职业,但是基于社会工作职业道德操守,我还是去尽力脚踏实地了解案主的实际情况。于是和同工就去到社区入户访谈和做问卷,一段时间下来接触了几百户的老人,对他们的心声也是了解了不少。在受访老年人群中不愿意入住到养老院或者养老机构的人占大多数,原因很多,主要是对养老院的形式无法接受,认为违背传统孝道文化、条件太差、自由受限,也有的高龄无法行动的老人勉强愿意去,但又考虑到对子女影响不好……这些在家度晚年的老人大多有两个以上的子女,轮流在各家生活居住,但是实际生活中由于代际生活方式不同、习惯各异等,老人与子女间经常因琐事发生争吵和纠纷。

  在精神文化生活上老人们大多表示没有什么期待,子女们忙于工作和事业,对于老年人的关怀不是很多,老人时常感到孤单和寂寞;一些行动不便的老人更是常年居住在家,缺乏与外界的交流和沟通,有的甚至产生了抑郁心理。从问卷收集的资料显示老人们主要的休闲方式就是在家与电视机为伴、听广播,其次的消遣方式就是聊天。老人打发时间的方式较单一,大多选择的是无花费的项目,较少外出旅游或涉猎有意义的活动。作为曾经从事劳动生产而现在退出生产行列的老年人面临着如何实现角色转换和自我调整的重要问题,埃里克森认为,人在成长的每个阶段都会遇到某种心理问题,都要对环境所提出的特定社会要求做出反应。如果一个人能够成功的解决这些问题,就会在心理和行为上表现出积极的反应;如果个人不能很好的解决这些问题,就会出现"认同危机"。老年人在埃里克森的理论当中属于第八个阶段,在人生的最后阶段里个人会经常回忆和总结自己一生的活动,力图给自己的一生打上满意的符号。如果个人不能找到这样满意的解释,很可能陷入绝望和追悔的情绪中,产生抑郁、悲观的情绪甚至严重的心理问题。

  面对高龄老人不断增多的人口结构,家庭养老已经开始显得无能为力,原有的由家庭承担的养老任务不得不逐渐推向社会,向机构养老、社区养老逐渐转变。少数民族地区建设社会养老服务的工作起步较晚,制度和体系不完善、服务水平较低,随着国家对于民族地区政策的逐步倾斜,越来越多的宏观计划、社会研究、新型养老模式蔓延开来,使得民族地区的政府部门也加大对养老事业的探索和投入,积极引入民间力量,力求建立和完善专业化的养老服务体系,提供更多形式的养老选择,满足广大老年群体和家庭的需求。

  作为一名社会工作者,我们充当着多重角色--支持者、指导者、教育者……我们有义务和职责为有需要的人群提供专业的服务,帮助他们助人自助、挖掘自身的潜能、重新认识自我、实现社会角色顺利转变;在面对社会群体问题时,我们可以在经过实际调查研究后承担一名政策倡导者,为地区养老事业的建设发展建言献策,从专业的视角、思维、理念为政府部门提供有借鉴性的意见和建议。经过半年的工作实践让我在专业知识和技能方面有了很大的进步,对于鄂西民族地区的实际情况已经多少有些了解,我认为在未来的探索中还应加大力度培养本土专业社工人才,由"输血"向"造血"转变,探索出一条本地区特色的养老发展模式;同时注重福利多元化,由单一的政府福利转变为由政府、家庭、非营利组织、社区、志愿组织等共同提供的福利产品,加大社区、社工、社会的联系和合作,三社联动,共同致力于本民族福利事业的发展。2015年"三区计划"项目即将结项,我很感谢恩施市民政局和恩施市"老街坊"敬老院领导对于我的工作给与了很大支持,因为一切的工作开展都不可能单刀匹马去完成,合作的力量才是巨大的,这是我想给与正在或者即将从事社工行业的同工们的建议,在日常工作中只有各个部门、多方资源有效链接、形成合力,才能把事情做好,提供更优质的服务。

                                                          (一线:叶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