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老龄新闻 > 代表委员建言 求解“养老的烦恼”

代表委员建言 求解“养老的烦恼”

创建时间:2022-03-11 07:41:28

社区养老?居家养老?村级养老?面对人口老龄化程度的进一步加深,中国面临哪些“养老的烦恼”?

  正在召开的2022年全国两会上,多位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就如何更好“养老”建言献策。

  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为26736万人,占总人口的18.9%,预计到2025年老年人口将达到20%以上,进入中度老龄化社会;到2035年前后将达到30%,步入深度老龄化社会。

  全国政协委员、博能控股集团董事长兼总裁温显来指出,近期《清华城市健康指数2021》对90个城市共超过60万个社区开展调查,结果显示仅有31.70%的社区在1公里范围内具备养老设施,社区养老设施明显不足。

  “科学规划构建立体社区养老网络,明确社区养老网点建设要求及参数,按照每个街道一个综合养老服务中心,每个社区一个养老驿站的标准,打造立体全覆盖的社区养老网络。”温显来建议,提高新建小区及城市社区养老服务设施规划的建设要求,按照新建居住小区人均不少于0.2平方米配建养老服务设施,落实与住宅规划、建设、验收、交付使用上的同步。

  全国人大代表、江西省景德镇市珠山区新村街道梨树园社区党委书记、居委会主任余梅也发现,专业养老机构服务向社区、家庭延伸服务的机制和渠道没有打开,是政府购买服务型、还是自负盈亏型,需要进一步明确。

  “打通专业养老机构向社区养老服务和居家用老服务的通道。”余梅建议,由于专业养老机构的养老服务有专业化的队伍和服务标准,能够运行机构养老服务的主体在运行社区和家庭养老服务上没有技术障碍,更有利于养老服务的专业化和规模化,专业化和规模化既可以保障质量又可以降低成本,具有营运的可持续性。

  社区养老在一线城市基本已经实现了社会资本独立运行,但是在居民收入偏低的三、四线城市单靠社会资本难以持续。余梅还建议,政府与机构签订一项长期协议,采取先提供场地,按照服务人数给与补贴(购买服务),逐年、逐步减少补贴直至独立运营的路径,由政府购买服务向完全社会化的路径逐步实施。

  全国人大代表、南昌航空大学校长罗胜联对“村级养老”进行了深入调查。他曾先后到江西多地调研农村养老工作,发现当前广大农村地区有两个比较严重的现实:一是未富先老,农村老人基本上是“活到老,做到老”;二是空巢老人日益增多,90%以上农村老人仍然是家庭养老。

  为此,罗胜联建议,将“村级养老”养老服务体系建设纳入地方政府的政绩考核体系,各级政府应该尽快完善农村集体土地流转政策,将“村级养老”机构建设纳入城乡规划总体布局。

  “通过组建村级组织或者鼓励政府通过购买服务等方式提升对低收入、高龄、独居、残疾、失能农村老年人养老服务。”罗胜联建议,各农村互助养老中心在满足老人吃住等基本物质生活需求的基础上,还从精神文化和情感慰藉等服务领域入手,广泛为农村老年人开展文化娱乐、日间照料等服务。

  养老服务关系民生、连着民心,是社会建设的基础性工程。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稳步实施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全国统筹,适当提高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和城乡居民基础养老金标准,确保按时足额发放。

  全国人大代表、江西省人大农委主任委员刘金接则建议,由中央财政设立养老服务专项资金,根据区域经济社会发展水平、人口规模、养老服务工作绩效等因素切块下达。

  刘金接介绍说,目前中央下达地方的养老服务相关资金主要由中央预算内投资和用于福利事业的彩票公益金,未设置养老服务专项资金,中央关于养老服务资金的投入与各地的资金需求不匹配。

  以江西为例,2021年中央预算内投资支持江西省养老服务相关项目约3.8亿元,中央彩票公益金支持江西养老服务0.9亿元,共计4.7亿元。但从实际看,2021年江西在养老服务方面累计投入资金近160亿元。中央资金和省级资金远远不能满足养老服务设施建设、老年人补贴制度建设等的需求。

  他建议,按照“谁主管、谁负责”的原则,发展改革部门在中央预算内投资资金分配时应充分征求养老服务工作主管部门意见,切实提升资金投入的精准性、有效性。

主办单位: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新街口外大街28号

制作维护: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信息与技术研究所    邮编:100088    电子邮件:crca2021@163.com

京ICP备05068521号